财神娱乐场送128彩金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一个人坐在慈恩寺松树旁的连椅上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6-07 22:51     来源: 未知【 关闭
  
 
 
时间一天天离年近了,每天晚上安乐都说,快回去过年了,我回不去,可我得让电视回去。安乐答应把电视给我运回去,腊月了,我给周峰说还是看看吧,想先把钱给周峰母亲害怕年前没货落空。朋军的钱还没取,周峰说他有,先用。俩个人坐着公交赶到唐城百货大楼,果然出现了断货,几个原先看好的牌子都没了。就剩下“上海”牌的十二寸黑白电视。周峰母亲是一位善良热情的阿姨,她把我叫到柜台一边给我作思想工作,“娃呀!买个黑白的还不如添一点钱买个彩色的,那不淘汰。”我为难的看了一下柜台上画面清晰的彩电,周峰把母亲拉到了一边,低声细语说了片刻,她不再坚持让我买彩电,说你还是回去考虑一下,上海机子不会断货的,要真紧了给你留一台。我点了点头,和周峰原路返回,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我反复的纠结着,黑白?彩色?到底选哪个?到了雁塔十字下了车,才发现买电视的三百块钱从兜里让贼偷走了。原以为要交订钱所以拿了钱,阿姨说不用,我却丢了。
 
 
一个人坐在慈恩寺松树旁的连椅上,我无语了,四个月省吃俭用攒得三百块钱突然蒸发。上次煤气中毒还有啥吐,此刻想吐还没啥吐,呆呆地望着进进出出的游客,我不知咋给自己交待?咋给家里人完成当初的承诺,把电视机送回去。掏出一根纸烟,尽管拿反了还是点燃,又折了过滤嘴开始抽,那是导游给我发的希尔顿香烟,劲特大,自我折磨地大口抽着,想着我那三十张钱。何大哥领着一个日本团从我身边经过,看着我失神的靠着连椅,抽着闷烟,安慰我,兄弟别难过,有啥事对哥说。我努力地笑了笑说:“好着哩,没事。”晚上做梦也想着钱的事,安乐把我从梦里拉了回来,我对自己说,丟了算了,四个月白干了,还是想想买电视的事。想起秋天那次回家,父亲说的那两个字,“买吧!”我咋能失信?安乐也给我说,买电视的消息村里好多人都知道了,等着春节到我家看电视。咋就能出了这茬?
 
 
安乐答应借一百五十块,原来杨朋军说借一百五,我身上不到五十块钱,和没有是一样的。我又在安乐单位给朋军打电话,传达室的老头叫来了朋军,我和朋军商量,能多借一百五十块吗?还没等他回话,我就承诺工资下来月月还,那端的他沉思片刻说,那好吧,给你三百块钱。丢钱垂头丧气两夜失眠,借到钱高兴的激动的又是两夜未眠。我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是那么兴奋的告诉自己承诺可以兑现。晚上幻想着一家人坐在热炕上看电视喜笑颜开的情景,还有左邻右舍看电视的人,嘴里感叹着,老三还是行把电视真买回来了。母亲再也不用看秦腔戏到处敲别人家的门。父亲是啥想法我没猜出,反正他是答应同意我买的,不会嫌我花钱的。我到腊月二十七那天和安乐去了唐城百货大楼,他拿着几件回家的行李,再就是要把电视给我负责捎回去,捎到百里外的家乡。我问他一个人行吗?他笑着说,自己给家里买电视也是一个人拿回家的。
 
 
可能我丟钱的事周峰母亲知道了,再没问买彩色还是黑白的。直接开了一张十二英寸上海牌电视机。我和安乐抬到一楼叫了一个送货的三轮送到火车站。安乐对我说,回吧,别花那冤枉钱,自己一个人到火车站能扛得动。我目送安乐和电视机被三轮车夫拉着远去一直到消失,我才回到了慈恩寺。过年就是几天的事了,城市人拥挤着采购年货,我想父亲也开始劈柴让母亲蒸馍了,每年的腊月二十七家里就蒸包子,农村人的吃食没有太大变化,最多就是买几斤猪肉,买些绿菜之类的。单位发了不少白条鸡,遗憾的是安乐回去了,我只能把鸡全部给叔父送过去,看我拿了五个白条鸡,叔父说我太实在,给家里拿几只吧!我苦笑着说,过年回不去!从叔父家回来,那天是腊月二十九日,我一个人漫步在慈恩寺门口,看着雁塔村的小姑娘还个个手里拿着染色的小泥鸭子,跟着老外跑,说着简单的英语,想挣几个老外的钱。我想的更多的是,安乐把电视已安全运到家。父母在家里一边忙着,一边听着电视里的人说话,村里人又在十字路口议论着,村里又多了一台电视机。想到这里我笑了,终于把电视机搬回了家。(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