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神娱乐场送128彩金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乐博赚百万官方网站竟抵不过春天里一瓣一瓣旧的桃枝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09 17:19     来源: 未知【 关闭
  
这个春天
  
  没人祝贺我生日
  
  没人给我写一行诗
  
  我以太极的缓闪展腾挪
  
  隐匿在绿的深处
  
  一次次薄凉的雪
  
  这个春天来得曲折
  
  莲花碎步方向直白
  
  只有雨水夜里悄悄为它刷新
  
  为它推波助澜
  
  为它理清脉络
  
  我以为我占领春的最高处
  
  以为我可以顺着你手指的方向
  
  一直绿到你的心
  
  风软软地删除我所有的想
  
  你经历太多
  
  不在乎少一个我......
  
  我想为你写首诗
  
  写下你所有的飘逸
  
  却怕有一天你离开了
  
  空气也凝重得失去乐趣
  
  我想让你为我写首诗
  
  却怕我的平凡点不亮你的灵感
  
  我想有一场浪漫的约见
  
  却怕没有美貌黏住你的视线
  
  我想守望你一辈子
  
  却怕你的热情短得只是一瞬间
  
  你是否也会想我
  
  你可看到
  
  在初春的窗前
  
  一个领子绣满绿玫瑰的端庄女子
  
  眼神里正凝出一汪春水......
  
 
  
  不是想你
  
  我只说这第一场雨
  
  它如何拉开春的序幕
  
  它从夜里来
  
  不疾不徐
  
  它从唐朝的春天来
  
  它从韩愈杜甫诗中来
  
  为了前生誓言
  
  为了今生遇见
  
  浑厚的足音走完黑夜,走完路
  
  植物们洗净了身子
  
  独留脸上没擦的水珠儿
  
  不是想你
  
  我只说这雨后化不开的雾
  
  雾里
  
  任我怎样努力
  
  你的背影也念得模糊
  
  不是想你
  
  却看什么都是你....
  
  鸟多了,衣服少了
  
  似乎望到款款走来的春
  
  墙头的杏枝一直在矜持
  
  任你深情地仰慕
  
  任你躁动的情话一遍遍讲
  
  她仍是不动声色
  
  你说桃花红了
  
  却没见一枚蓓蕾
  
  我说柳儿绿了
  
  近找却没了
  
  他说草儿青了
  
  却只有墙角寥寥几棵
  
  原来笔尖的春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暗恋
  
  地上的小蚂蚁束了束纤细的腰
  
  她是不是也在寻春的入口
  
  一个小蛮腰的妙龄女子
  
  蝴蝶发卡簪在鬓角
  
  窈窕着黄毛衣飘然而去
  
  太阳用丝线暖暖地围着我
  
  他是否也暗笑我这个穿棉衣的臃肿老太婆......
  
 
  
  来了,来了
  
  千挑万选一个这样隆重的节日
  
  就那样蹙着眉,闭着眼嘹亮地来了
  
  其实我早就认得你
  
  我看过你第一张工整的四维照片
  
  那时,你还住在“宫殿”里
  
  满身皮肤被映照成浓金色
  
  现在你这小小的可人儿
  
  那无辜的天使的眼神
  
  可望到我
  
  一个中年人脸上同样烫金的“羡慕”
  
  羡慕你的人生可以从零开始
  
  羡慕你与春天一起落地生根
  
  我的小侄女
  
  你是否也留意
  
  身边这帮疼爱你的亲人......
  
  是为织补冬的遗憾么
  
  你莹白的身体急急地从天而降
  
  呼朋引伴前仆后继地来
  
  有风导航
  
  麦田里,枯草上,石缝间
  
  雪白的软骨化为三月的腮红
  
  干脆去吻桃枝吧
  
  拼尽一生的积攒
  
  这吻是桃树最闪亮的浣洗
  
  灰头土脸的疏影里
  
  只一个伸手的瞬间
  
  升起凉意,化一脉水灵灵的香魂
  
  于是空洞的桃树是倾国倾城的新娘
  
  于是她有了怀春的梦
  
  高枝儿的俏喜鹊呵
  
  别喊那样急
  
  过不了几天
  
  她就会穿那件开满桃花的红嫁衣
  
 
  
  这是一场早已写好结局的战争
  
  我必须随冬撤离
  
  让给柔肠百转的春
  
  风乘虚而入
  
  来来回回在桃花杏蕊间搬弄着小是非
  
  请原谅我生来迟钝
  
  现在才读懂你的暗语
  
  你的态度寒了又冷
  
  我已狼狈得找不到一片绿叶遮羞
  
  翻遍所有的形容词
  
  还是没能打动你
  
  而我肝肠寸断的喉咙啊
  
  再也无法猜出
  
  你身旁的绝色女子哪一朵是桃花,哪一个是杏枝
  
  就这样,沿着三月的雨
  
  就这样沉默下去
  
  沿着三月的雨
  
  缠绵,淋漓都不再重要
  
  你我已是两条平行线
  
  无论岁月再如何翻转
  
  时光再如何打磨
  
  一百年,一万年
  
  我们永不再交汇
  
  而那些我珍藏的曾感天恸地亲爱啊
  
  再不会萌动
  
 ......